标签: 甲子园 口号

甲子园关于日本校园体育的青春与理想

No Comments

首先声明一下,这篇文章不是讲甲子园球场,只讲在甲子园进行的一项比赛,全名“全国高等学校野球選手権大会”,简称“甲子园”或“夏甲”。

每年夏天,日本各县的代表球队聚集在甲子园,争夺高中棒球的最高荣誉。在一场场挥洒汗水的激战过后,胜利的学校唱着校歌,带着荣誉和斗志继续前进;失败的球队哭着挖黑土作为纪念,来年再战。

甲子园在日本的地位和影响不言而喻。这项赛事开展于1915年,距今已有百年,2017年是第99届,明年这项赛事将刚好来到第100届。2016年,甲子园有超过4000所学校的几十万学生参与其中。

正赛开始于每年8月,但甲子园的赛季其实比这更长。日本每个县都会进行淘汰赛,决出一支球队,代表本县出征。全国比赛是在日本职业球队阪神虎的主场甲子园进行,和NCAA类似,甲子园全国比赛也是残酷的淘汰赛赛制。

任何时候的一个小问题,可能会让全年努力付诸东流。因此,甲子园的魅力还在于,夺冠的可能是传统强校,也可能是无名小卒,剧情往往比电视剧还要精彩。

有了这样的关注度,想要去看球的甲子园的观众都需要早早进场,因为去晚了根本没位置,永远满员。观众有各学校来加油的学生和OB(毕业生),朝圣的棒球爱好者,来感受青春的游客。

甲子园正赛期间,电视会不间断播放每一场比赛,报纸会有关于各队的大量新闻,在办公室、街道、娱乐场所,甲子园的话题一直是主流。

甲子园赛事历史悠久,因此相关的活动、传统以及文化也非常之多。这项赛事所承载的意义,已远远超出一般的高中体育范畴。举一个例子,在日本二战投降日(8月15日)的正午,球员、裁判和观众会进行1分钟默哀。

日本是世界上推广棒球运动最成功的几个国家之一,他们对棒球有特别的情感,国家队叫做日本武士(侍ジャパン)。日本棒球强调团队、纪律、服从,他们会刻苦训练防守和跑垒,力争不出瑕疵。日本教练很喜欢下达牺牲触击的指令,即使是中心棒次,球员也需要随时牺牲自己——虽然数据证明,牺牲打和自由挥击的效率其实差不多。

甲子园作为高中棒球的代表,也一脉相承的体现了这方面的内容。如日本职棒名称上分为一军、二军,一支高中球队亦像是一支军队。甲子园比赛时,监督(即主教练)走上球场只需要几步,但他们不会移动,会叫一个球员(传令)专门传话。

《灌篮高手》是不少人了解日本校园体育的一扇窗户,但由于日本篮球水平有限,实际上,甲子园才真正反映了日本校园体育的全貌。

部内等级森严,低年级学生在前辈面前没有地位,欺凌现象时有发生。监督有绝对的控制权,分配不公、打骂体罚也是见怪不怪。他们的训练刻苦程度远超想象。能够进入甲子园正赛的球队,几乎都是每天5-6小时的训练,全年无休。用漫画《名侦探柯南》的话来说就是: “这是全日本最不服输的人集中的地方!”

甚至甲子园本身就是残酷的,一个王牌投手动辄投100多球,休息不了两天,还要继续出战。甲子园投手被职棒选中后,往往要先休息半年,手臂才能恢复。

当然,在聚光灯下是另一番景象。整齐的队列,激情的对抗,洋溢着青春与活力,带给人积极向上的力量。支持者不遗余力的为球员加油打气,让观者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校园时代,仿佛置身其中,一起歌颂阳光,一起为选手们的精彩表演叫好,一起感动流泪。

日本高中的体育部活问题属于成年人,年轻人挥洒青春,即是美好。甲子园对于每个参与者来说都是毕生难忘的经历。正如甲子园结束后,人们会说,夏天结束了。

能够登上甲子园舞台的球员是幸福的。他们本身有天赋,又付出了非比寻常的努力,配得上目光和称赞。甲子园总会贡献一些职业球员,历史造就的棒球名校如大阪桐荫高等,几乎年年有好的苗子。甲子园表现出色的球员会瞬间变成闪亮的明星。当年的手帕王子斋藤佑树,凭借在甲子园的出色表现,至今仍被球迷和媒体记得。哪怕他的职业生涯并不顺利,那个美好的夏天已伴随他一生。

那些没有这么高天赋、没有这么好机遇的高中球员,为甲子园努力同样是美好回忆。为了梦想他们同样付出了全部,已无遗憾。4000所学校,几十万高中球员,能成为职业的寥寥无几。他们最终会步入社会。为甲子园吃过的苦、流过的汗、滴过的泪,之后也会帮助他们在职场上更好的晋升,这些用人单位也是能看到的。

除了球员们,参赛学校的每个学生都与甲子园产生联系。应援的学生很多,吹奏部要编排曲子,几小时不停的为本校加油;啦啦队要训练有素;后勤要切实到位。就连加油的观众,也要会喊口号,将自己沉浸在球场之中。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足以称之为“青春”的内容。

一直都收藏着旅日作家毛丹青这条关于甲子园的微博,每当盛夏到来之时,都会让人想起《棒球英豪》里的那些阳光下的热血,那些为了进军甲子园的奋斗。

有人问,你看MLB这样的美国职棒还不够吗,为什么还要看日本稚嫩高中生们打的甲子园?我想到了《灌篮高手》中,樱木对老爹说着,我最光荣的时刻,就是现在。一个个年轻无畏的灵魂,为一个目标拼上自己的一切,或许,这就是百年甲子园最吸引人的地方。

甲子园:青春理想与感动

No Comments

如果说,NCAA代表了美国校园体育的激情与热血,那有关日本校园体育青春与理想的最佳代表,就是甲子园了。青春与汗水,泪与燃,整个炎热的夏天在这里激情尽放。

首先声明一下,这篇文章不是讲甲子园球场,只讲在甲子园进行的一项比赛,全名“全国高等学校野球選手権大会”,简称“甲子园”或“夏甲”。

每年夏天,日本各县的代表球队聚集在甲子园,争夺高中棒球的最高荣誉。在一场场挥洒汗水的激战过后,胜利的学校唱着校歌,带着荣誉和斗志继续前进;失败的球队哭着挖黑土作为纪念,来年再战。

甲子园在日本的地位和影响不言而喻。这项赛事开展于1915年,距今已有百年,2017年是第99届,明年这项赛事将刚好来到第100届。2016年,甲子园有超过4000所学校的几十万学生参与其中。

正赛开始于每年8月,但甲子园的赛季其实比这更长。日本每个县都会进行淘汰赛,决出一支球队,代表本县出征。全国比赛是在日本职业球队阪神虎的主场甲子园进行,和NCAA类似,甲子园全国比赛也是残酷的淘汰赛赛制。任何时候的一个小问题,可能会让全年努力付诸东流。因此,甲子园的魅力还在于,夺冠的可能是传统强校,也可能是无名小卒,剧情往往比电视剧还要精彩。

有了这样的关注度,想要去看球的甲子园的观众都需要早早进场,因为去晚了根本没位置,永远满员。观众有各学校来加油的学生和OB(毕业生),朝圣的棒球爱好者,来感受青春的游客。

甲子园正赛期间,电视会不间断播放每一场比赛,报纸会有关于各队的大量新闻,在办公室、街道、娱乐场所,甲子园的话题一直是主流。

甲子园赛事历史悠久,因此相关的活动、传统以及文化也非常之多。这项赛事所承载的意义,已远远超出一般的高中体育范畴。举一个例子,在日本二战投降日(8月15日)的正午,球员、裁判和观众会进行1分钟默哀。

日本是世界上推广棒球运动最成功的几个国家之一,他们对棒球有特别的情感,国家队叫做日本武士(侍ジャパン)。日本棒球强调团队、纪律、服从,他们会刻苦训练防守和跑垒,力争不出瑕疵。日本教练很喜欢下达牺牲触击的指令,即使是中心棒次,球员也需要随时牺牲自己——虽然数据证明,牺牲打和自由挥击的效率其实差不多。

甲子园作为高中棒球的代表,也一脉相承的体现了这方面的内容。如日本职棒名称上分为一军、二军,一支高中球队亦像是一支军队。甲子园比赛时,监督(即主教练)走上球场只需要几步,但他们不会移动,会叫一个球员(传令)专门传话。

《灌篮高手》是不少人了解日本校园体育的一扇窗户,但由于日本篮球水平有限,实际上,甲子园才真正反映了日本校园体育的全貌。

部内等级森严,低年级学生在前辈面前没有地位,欺凌现象时有发生。监督有绝对的控制权,分配不公、打骂体罚也是见怪不怪。他们的训练刻苦程度远超想象。能够进入甲子园正赛的球队,几乎都是每天5-6小时的训练,全年无休。用漫画《名侦探柯南》的话来说就是:“这是全日本最不服输的人集中的地方!”

甚至甲子园本身就是残酷的,一个王牌投手动辄投100多球,休息不了两天,还要继续出战。甲子园投手被职棒选中后,往往要先休息半年,手臂才能恢复。

当然,在聚光灯下是另一番景象。整齐的队列,激情的对抗,洋溢着青春与活力,带给人积极向上的力量。支持者不遗余力的为球员加油打气,让观者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校园时代,仿佛置身其中,一起歌颂阳光,一起为选手们的精彩表演叫好,一起感动流泪。

日本高中的体育部活问题属于成年人,年轻人挥洒青春,即是美好。甲子园对于每个参与者来说都是毕生难忘的经历。正如甲子园结束后,人们会说,夏天结束了。

能够登上甲子园舞台的球员是幸福的。他们本身有天赋,又付出了非比寻常的努力,配得上目光和称赞。甲子园总会贡献一些职业球员,历史造就的棒球名校如大阪桐荫高等,几乎年年有好的苗子。甲子园表现出色的球员会瞬间变成闪亮的明星。当年的手帕王子斋藤佑树,凭借在甲子园的出色表现,至今仍被球迷和媒体记得。哪怕他的职业生涯并不顺利,那个美好的夏天已伴随他一生。

那些没有这么高天赋、没有这么好机遇的高中球员,为甲子园努力同样是美好回忆。为了梦想他们同样付出了全部,已无遗憾。4000所学校,几十万高中球员,能成为职业的寥寥无几。他们最终会步入社会。为甲子园吃过的苦、流过的汗、滴过的泪,之后也会帮助他们在职场上更好的晋升,这些用人单位也是能看到的。

除了球员们,参赛学校的每个学生都与甲子园产生联系。应援的学生很多,吹奏部要编排曲子,几小时不停的为本校加油;啦啦队要训练有素;后勤要切实到位。就连加油的观众,也要会喊口号,将自己沉浸在球场之中。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足以称之为“青春”的内容。

一直都收藏着旅日作家毛丹青这条关于甲子园的微博,每当盛夏到来之时,都会让人想起《棒球英豪》里的那些阳光下的热血,那些为了进军甲子园的奋斗。

有人问,你看MLB这样的美国职棒还不够吗,为什么还要看日本稚嫩高中生们打的甲子园?我想到了《灌篮高手》中,樱木对老爹说着,我最光荣的时刻,就是现在。一个个年轻无畏的灵魂,为一个目标拼上自己的一切,或许,这就是百年甲子园最吸引人的地方。

【相关视频】甲子园全国高中棒球大赛的预赛阶段结束,这也意味着对于很多棒球男孩来说,他们高中最后一个夏天结束了。镜头下他们尽情痛哭,也和队友、经理、教练、家人彼此诉说心扉,许多隐藏已久的情感与话语,在这里喷涌而出。

夏日甲子园:梦想成真与破灭

No Comments

他们弯下腰,把火山甲子园体育场的泥土舀成麻袋带回家,记住这一刻,这种损失,这把刷子。摄像机一定会捕捉到这一切,男孩们脸上流下的泪水,他们一生的梦想都被粉碎时明显的痛苦。

这是一个新的英雄将被加冕的地方,一个新的传奇,但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他们的棒球生涯结束的地方。

“我把美国和充满爱心的赢家联系在一起,我认为在日本,我们更关心他们如何输掉比赛,”《甲子园:日本的梦想之地》(Koshien: Japans Field of Dreams)的主任Ema Ryan Yamazaki在最近的一次Zoom电话会议上说。她剛剛拍完一部關於最近東京奧運會的新紀錄片,該國很快將注意力轉移到甲子園。(虽然它通常被称为夏季甲子园,但将其与春季甲子园邀请赛分开,当人们说“甲子园”时,大多数人会认为你指的是更大,更着名的夏季锦标赛。

“即使是转播,比赛一结束,他们就会切入失败的球队,[他们正在]哭泣,他们从地上刮下泥土带回家。[他们更关注输家]而不是赢家 – 因为赢家我们将在下一场比赛中再次看到,“山崎说。

虽然球迷们可能会与那些失败的人有很深的联系,但球员们自己却把球场上的一切都排除在外,以获得获胜的机会。

“通常,击球手会一头扎进一垒,即使他已经出局,以显示他有多努力,”记者兼作家罗伯特·怀廷说。他的新书《东京瘾君子》(Tokyo Junkie)回顾了他60年的职业生涯,涵盖了这个国家、这项运动及其与日本文化的联系。“然后欢呼部分真的很有趣。每所学校都有自己的欢呼部分,他们带来了,他们组织得很好。他们真的对这些游戏很感兴趣。

“甲子园是历史的一页,”前东京巨人队内野手长岛茂雄(Shigeo Nagashima)在怀廷(Whiting)关于日本棒球的标志性书籍《你必须有Wa》中说。

第二天,他被要求投出第九名,因为横滨从6-0的劣势中恢复过来,击败了名德吉宿。

松坂大辅在决赛对阵京都清正的前一天晚上,松坂的导师、横滨高中前体育总监小仓恭一郎告诉他,“你走了太多的击球手,所以一场完美的比赛遥不可及。如果你明天投一个没有击球手,我会让你吃掉所有你想要的烤肉(日式烧烤)。

“我已经用尽了最后一点精力,甚至没有足够的精力来庆祝,”松坂在2007年给《》的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

比赛始于1915年,比日本第一场职业棒球比赛早了21年。从那时起,它每年都举行 – 仅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去年因大流行而取消。心碎的老年人错过了在大舞台上竞争的机会,而是从体育场邮寄了装有泥土的钥匙扣,以弥补他们失去的东西。

“日本人在1873年采用了棒球。到世纪之交,他们的高中和大学已经将武术的哲学嫁接到棒球上,这意味着无休止的训练,完全的奉献精神。它不是一项春季和夏季运动,而是必须从新年到圣诞节全年比赛,“Whiting说。

这种态度在今天仍然很普遍。球员们都住在球队宿舍里,他们一年四季都呆在那里,也许可以过年。大多数球队要求球员剃光头,以表明他们对球队的承诺。球员们很少得到积极的反馈,教练反而会在所有人面前指出球员的错误。在山崎的纪录片中,横滨隼人经理水谷哲也(Tetsuya Mizutani)让一名球员每天多吃大米来增加体重,证明了他的奉献精神,并让他符合自己的期望。

“我以为我从小就看过高中棒球,”山崎说。“我本以为这是日本文化中相当极端的一部分,因为剃光头,而且非常激烈,人们每天都在训练。

“有一位著名的经理,Tobita Chujun,他在1920年代管理早稻田,他说,经理必须爱他的球员,但要尽可能残酷地对待他们。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成功。只有当一名球员躺在地上,泡沫从嘴里出来时,你才知道他已经练习得足够努力了,“怀廷说。“他们有这些被称为1000 fungo钻头的钻头,在那里你要把地面球打两到三个小时,直到你因疲惫而倒下。这不是一次野战演习。这不是一个条件训练。

早稻田智行高中的王牌投手Yuki Saito对阵两届卫冕冠军驹泽大学苫小牧高中和他们的王牌,前洋基队投手田中正弘。虽然田中俱乐部是强大的俱乐部,但该国的许多人都爱上了斋藤。斋藤在比赛中投了六场完整的比赛,他用蓝色手帕擦脸的习惯为他赢得了“手帕王子”的绰号。

随着Komadai Tomakomai与他们的第二位首发球员一起前进,早稻田率先领先。因此,在第三局中,田中被召回投球。

然后,随着第九局的两出局,早稻田以4-3领先,田中开始击球。这真的是做或死。

“我被问到我是否在为最后一次击球的本垒打而摇摆,答案是不,”田中最近在他的YouTube页面上说。“我试图尽我最大的努力,一个我不会后悔的秋千,这是我在甲子园的最后一次秋千。

在1-2的比分中,斋藤追回。他射出一记快球,在外面。田中晃动着,错过了。早稻田是冠军。

竞争的区域性方面是甲子园引起如此强烈共鸣的原因之一。如果球迷是少数幸运的进入锦标赛的人之一,他们会为他们的高中欢呼,但如果没有,他们会支持离他们县最近的一个。当这支球队输球时,他们通常会选择下一支仍在比赛的最接近的球队。

“日本 – 特别是从外面 – 被称为这个单一的国家,”山崎说。“但是,当然,就像在每一种文化中一样,都有细微差别和区域风味。我认为高中棒球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从县长到隔壁邻居,你让每个人都在这次比赛中为你加油,”怀廷说。“这些满载支持者的大巴进入甲子园,他们有自己的地区习俗和地区食品,

比赛的时机也对其有利。甲子园与盂兰盆节同时举行,盂兰盆节是纪念祖先的日本节日。这是日本公司传统上关闭的时代,

8月也是日本悲剧的周年纪念日,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周年纪念日是8月14日,盂兰盆节的前一天。比赛的受欢迎程度以及该国许多人之间的共同经验使其变得更加重要。“还有广岛和长崎坠落的两颗的日期,都是在这一时期,”山崎说。“所以,在甲子园的比赛中经常会有沉默的时刻,我认为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也把这种怀旧情联想到,通过这次比赛来标记这些事情。

2009年夏季甲子园对现在的水手队首发球员来说意味着一切。不仅他的学校Hanamaki Higashi(大谷正平就读的同一所学校)参加了比赛,而且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南爪上,因为他有机会选择放弃日本职业巡回赛,转而参加大满贯赛。至少,这是《》的报道所说的。

他以令人印象深刻的96英里/小时的速度达到顶峰,并且已经投了三场完整的比赛 – 在短短九天内投了近400个球。

团队通常在他们的王牌的背部和手臂上进入决赛。Saito的职业生涯并没有达到他的甲子园的高度,但他的名气仍然部分归功于他在比赛中投出的近1000个投球。Whiting在观看Koji Ohta在1969年锦标赛中的表现时首次受到Koshien的影响。太田连续投出四场完整的比赛,其中包括0-0决赛中的18局停赛。当复赛在第二天进行时,太田再次拿起球,投出了胜利的每一个投球。

但随着批评,时代开始发生变化。Yu Darvish说,没有人对参加比赛的孩子们给予“单一的想法”,因此引入了更多的休息日来休息。像佐佐木这样的球队不再要求球员剃光头。训练方法不再像以前那样严格。

“我认为高中棒球被迫改变 – 不断 – 但特别是在过去十年和过去几年,因为与战后时代相比,没有那么多孩子选择打棒球,”

但甲子园的爱经久不衰。虽然今年的比赛观众有限,但球场上的动作强度仍然无与伦比,泪痕斑斑的面孔表明,无论好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