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张伟丽台球

张伟丽声称罗斯有很多漏洞 复仇战有望开启

No Comments

前UFC草重量冠军张伟丽,自从她在UFC261中被击倒后,一直在呼吁立即与新加冕的草量级冠军罗斯-娜玛尤纳斯重赛。

尽管UFC还没有正式宣布任何关于今年晚些时候比赛的可能性,张伟丽已经做好了准备,就像他在一个战斗营地中一样。

张伟丽最近在Instagram很活跃,并向粉丝们发布了一则关于他在丢掉草量级冠军腰带后重返UFC的最新消息,看来她已经准备好登上王位了。

张伟丽说:“一切都会继续下去,我希望每天都能取得一点进步。格斗技巧看上去像是简单的动作,其实做起来很复杂。”

张伟丽这次公开的训练,不仅仅是站立,还有地面强化,对于未来的二番战再遇罗斯,地面战术至关重要,她的训练表现出了惊人的格斗技巧,这是她在最近的比赛中很少用到的。

那么,白大拿为什么要说,张伟丽仍有可能会重返冠军战,因为中国市场今年才购买了UFC版权,如果不给张伟丽重返冠军战的机会,那会影响中国市场的销量。

罗斯-娜玛尤纳斯与卡拉-埃斯帕扎同为美国人,一切布局都在美国UFC白大拿的掌控中。只要张伟丽准备好了,向UFC索要挑战权,那就完全没问题,而且罗斯已经同意了复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张伟丽影响力真大签证被拒也没事美国总统候选人帮其解决!

No Comments

前段时间张伟丽签证问题因故一直被拒签,当时在美国也引起了很强烈的轰动,最终夏威夷第二选区的美国代表、总统候选人图尔西·加巴德就表示自己将会尽快为张伟丽解决赴美之行的签证问题,最终图尔西说道做到,真的为张伟丽解决了签证问题,现在张伟丽已经顺利抵达美国!

为什么张伟丽在美国会有这么大的呼声呢,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张伟丽在UFC格斗之夜深圳站战胜了前UFC草量级世界冠军安德拉德,成为了中国第一个夺得UFC世界冠军金腰带的人,很明显他已经成为了中国综合格斗第一人了!

如今张伟丽能够顺利抵达美国,还是要归功于图尔西·加巴德的帮助,张伟丽这次去美国也能够安心备战了,张伟丽还说道:“我其实挺想挑战更强的拳手,如果有机会我会升重去挑战其他级别的拳王,现在我还要好好的学习英语,毕竟如果不加紧学习,自己在美国吃饭都是困难,只能看懂图片根本没有办法交流!”

张伟丽真的非常的让粉丝们佩服,最重要的是他现在已经是拳王了,并没有像其他拳王一样花天酒地,纸醉金迷! 而张伟丽现在一心想的还是学习,这是很多人都做不到的,如今粉丝们还是非常关心张伟丽的恋爱状态,想想这么有“男人味”的女孩子今后的男朋友会是什么样的,他会找一个同样是拳王的男朋友吗?

张伟丽现在还在紧张的训练中,相信她会为我们带来更震撼的比赛,如果张伟丽升重,肯定还是有机会再一次创造历史,一个柔弱的女孩子能够这样,真的非常让人佩服!

为张伟丽声嘶力竭背后有数百万年轻人学不会放松

No Comments

3月8日,UFC第248站,美国拉斯维加斯,伴随着一记防守后的右手直拳,比赛结束的电铃声猝然响起,钢丝构筑的八角笼内,90后中国女孩张伟丽再次轰动了这个世界。

场外,黑压压一片环绕的坐席早已被人声淹没,UFC(终极格斗冠军赛)的选手们和观众一道起立,用掌声感谢两位格斗家联手奉献的这场精彩比赛。

对于张伟丽来说,这场卫冕冠军道路上的胜利,无疑是对自己五年来坚持综合格斗项目的一种“褒奖”。尽管早在去年中旬,她就曾因42秒打翻前任草量级冠军安德拉德的传奇战绩而为人们所熟知,但有着这样强悍的实力,此次对阵同样身为不败传奇的波兰选手乔安娜,她胜的依旧并不轻松。

另一边,场下大饱眼福、频频欢呼的观众,似乎也在证实着UFC作为一款格斗项目比赛,其商业化进展的成功——其官方网站显示,1个多月后位于纽约市布鲁克林区的第249站比赛,票价一度已经高达300美元,这差不多已经是同期布鲁克林篮网队比赛票价的10倍。

从古至今,还没有哪一项运动能像搏击这样,永远使观众保持着充沛的肾上腺素。

而这些肢体之间的激烈碰撞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更是一度成为了人们释放压力、宣泄负面情绪的重要通道。

也正是在这一过程中,如同古罗马竞技场由最初的搏杀之地,逐渐转变为满足人们生活消遣的游乐园一样,格斗这一项技艺存在的方式,也开始从最初的荒野求生,转变为了如今八角笼里万众瞩目的演出。

无论从那个角度来看,承受着这个时代压力的人们,的确都需要一场合理、谨慎的宣泄。

就在张伟丽夺得冠军的当天,苏宁易购发布了2020年2月5日-3月4日的女性消费数据报告,统计显示,受制于新冠疫情带来的不快,拳击手套一度成为了不少女性“减压”的首选神器,过去的一个月内,女性购买拳击手套数量同比增长了133.3%。

另一边,前两年发布的《中国国民心理健康发展报告(2017-2018)》中也提到,银行、教育、IT等行业的从业者,普遍感到压力大,高焦虑。越来越多的人,希望通过不同地方式宣泄压力,为减压买单。

在此基础上,一些主打解压与发泄的小玩具、小游戏,包括指尖陀螺、尖叫动物、减压魔方等等就此迎来了市场,这些减压小玩具价格在几元到几十元不等,商家在电商平台介绍产品时,会着重提到其抗击焦虑与舒缓压力方面所起到的功效。

随手点开淘宝,搜索“减压”二字,繁多的减压神器相关链接便蜂拥而至,这之中,少的月销量几百,多的一度破万,参差不齐的销量背后,这些看似并不起眼的商品究竟能带来多大的实际效用,以及这些实际效用在重复使用后所带来的边际递减,却鲜有商家能够真正打出包票。

一边是不断增长的需求,另一边是与之不成量级的舒缓机制,两者的合力作用下,诸如“发泄屋”之类的大型减压经济形态随即诞生,并在近些年成为了减压经济这一框架中最为独特的一分子。

以媒体此前报道过的Smash发泄屋为例,这一营业于 2018 年 9 月的减压经济生态,在同年年末被一媒体报道后,到店人数集中爆发,周末人最多的时候,没有预约的客人甚至需要等上 1-2 个小时。

相较于传统的解压神器,发泄屋所提供的特殊服务在于,他们提供假人模特、老式电视机、DVD、电饭煲、键盘、打印机等日常生活中人们随处可见,愤怒时手边想砸却不敢砸的物件。

据店主本人回忆,客人们砸完套餐内的酒瓶后,续费最多的是旧键盘。相比瓶子崩裂声略弱的键盘,更多是发泄者对于工作的变相宣泄。

另一边,尽管店内为消费者配备了各式各样用于发泄破坏的物品,但据工作人员回忆,开业一段时间以来,除了疯砸键盘的程序员,接待的顾客里数量最多的,仍然是刚刚经历失恋的青年人,他们往往对于花样繁多的“发泄工具”不屑一顾,而是会选择自带一些和恋情相关的物件进行破坏,更多的人甚至没有任何发泄的欲望,他们只是出来租一块狭小的场地,再安静的呆上几个小时,内心的波动便能有所缓解。

而在那之外,尽管各人之间发泄方式的迥异,但似乎有一点是统一的,在愈发喧嚣的都市中,一次发泄情绪和压力的机会,总要比要比这一发泄所实际带来的效果更加诱人。

去年中旬,坐标魔都的第三届减压展再度收获了无数关注,数据显示,展览期间,百度关键词搜索近300万条,屡上微博热搜榜,其中的摔碗屋更是在抖音上红极一时。

无独有偶,类似的通过单纯发泄的“减压经济”在美国、法国等西方国家同样大行其道。

公开资料显示,发泄屋最初在2008年经济危机期间引起美国媒体关注,当时圣地亚哥出现了一家 “莎拉摔盘小屋”。到了2011 年,达拉斯一处购物中心内出现了一座 “愤怒屋”。美国类似的发泄屋数量已经有了一定规模。

在那之外,甚至早在上世纪80年代,法国利维拉市就出现了供客人用餐完毕后摔盘的“发泄餐厅”创意,吸引了大量名人光顾,生意非常红火,巅峰的时候光是每天晚上被食客砸掉的玻璃和桌椅就高达数万美元,不过,被破坏的物品价值都会计入账单中。

有了账单的保障,老板自然绞尽脑汁如何让顾客“砸的舒心”,为此,店内的所有器具也统统都经过改造,确保砸摔体验,平常一张能坐6位客人的桌子,可以被破坏的东西总价值达3000多美元。

高昂的价格背后,这些往来于餐厅的富商们往往对金钱毫不在意,甚至对于送上来的美酒佳肴和餐后表演也兴味索然,只想来疯狂发泄一番。

据称,该餐厅的最高纪录是一位阿拉伯王子创下的,他和他的同伴一晚砸掉了5万美元的东西,除了砸坏所有的桌椅碗碟之外,还打碎了餐厅所有的门窗。

极端的案例背后,暴力减压为什么如此受人追捧,个中爱好者也有着属于自己的理解。

这一思考的根源,便是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和他一手创立的“本能学说”,在弗洛伊德后期思想里,他指出了人有两种本能,一是爱的本能(或为性本能),二是死亡本能。前者是建设性的,后者是破坏性的。

这之中,后者作为一种与生俱来的毁坏本能,当它转向外部时,便自然而然的导致对他人的攻击和对事物的破坏。

在这一理论的影响下,西方心理学随即诞生了一种名为“破坏性疗法”的新规则,这一疗法相信,通过对物体的毁坏,患者不仅达成了内心的破坏欲,在破坏行动过程中所达成的预期满足,也能极大舒缓患者内心的焦虑情绪,从而有助于病人恢复心理健康。

然而,这种对于内心欲望无节制的满足究竟是否会酿成更为恐怖的恶果,人们至今无法知晓。

来自北京外国语学院的心理咨询师石薇就一直是这一类减压经济的反对者,她相信,这些发泄方式只能算是一种短期、暂时的,而且是消极的减压方式,久而久之会形成习惯和依赖性,诱发更大的破坏性行为,尤其是本身就有一些心理隐患的人,有可能导致其病状加重。

抛开学界的争辩之外,除了上述充斥着暴力美学的减压措施,风行多年的减压产业,近年来也一直在致力于为那些生性温和的人提供极其丰富的宣泄体验。

在中国,人们发明了前文所述的各类减压神器,在一水之隔的日本,有减压的“岩盘浴”、“减压音乐吧”、“缝纫俱乐部”,而在世界范围内,而在秩序社会中,在“规则”允许之下,社会也在积极的为人们提供了发泄这类本能的渠道,诸如MMA、拳击这样的高对抗性体育运动便是其中的一部分。

尽管人们内心深处并不愿承认,但在未来,以体育竞技为代表的“力量美学”和以音乐、温泉为主的“精神疗愈”——这些有别于单纯意义上破坏的减压体验,势必都将成为未来减压经济发展的一大重要方向。

在此基础上,所谓的“减压”经济、“发泄”经济,也必将在未来成为当代社会人调节心理健康的重要渠道。

80年前,不满于人们过分热衷于体育运动而忽视精神追求的乔治奥威尔就曾在书里这样“刻薄”地写道:

“在拜占庭帝国走向衰败时,也有像阿盖特先生这样的人说群众从战车竞赛中得到的快乐比从《荷马史诗》中得到的快乐更大,对此有谁会怀疑呢?但《荷马史诗》成为了传世之作,而那些战车的御夫已经被遗忘了。”

“当社会恢复秩序时,我们这个时代的商业化的运动将会再度以古罗马竞技场的盛景出现,而回顾过去,我们能够看到这一盛景的本质——一种让民众拒绝思考的精神。”(本文首发钛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