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虹专栏|高尔夫替代方案的可行性研究

No Comments

《高尔夫大师》出版人(特约)、中国百佳球场评选执委、美国《 Golf Digest 》全球百佳球场评委,高尔夫频道《高谈阔论》节目特约评论员。

非典爆发的2003年,高尔夫球场成了大家避难的天然场所,催生了一大批“非典高粉儿”,客观上促进了高尔夫运动和高尔夫产业的高增长。最近这一轮新冠疫情则有种历史重演的感觉,但又并不完全相同。虽然平均每18洞占地一千多亩,远离城区,空旷露天的高尔夫球场再次成为都市中产阶层疫情下的去处,市场需求爆火,但很显然,高尔夫的社会风评却很难回到过去。

2020年疫情刚肆虐的时候,钟南山院士就在视频采访中向公众传达要多运动提高自身机体免疫力,并特别提及,“比如打高尔夫是最好的抗疫方法,没有密接,空气流通,还能运动”,但后来我们却鲜少在媒体报道里见到相关言论。为什么?恐怕是因为高尔夫和打高尔夫的人已经在被误解和边缘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四十年如白驹过隙,先是“改开”,后是“入世”,中国人突然就富起来了,其中还有一部分人,借政策红利,地域红利和人口红利时运,再加上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命运加持,他们成为了中国相对更富的一群人,一直以来,他们也是被鼓励和羡慕的一群幸运儿,他们打上了高尔夫。谁也没想到,本来是展示美好生活的行为却变成了不再被鼓励甚至人人喊打的炫耀,被公众“另眼相看”。高尔夫这个一直以来背负贵族运动称号的舶来品也跟着被当作高消费的典型符号化了。

高消费无处不在,住宅里有高消费,汽车里有高消费,服装里有高消费,手表里有高消费,饭店里有高消费,坐飞机也有头等舱,住酒店有总统套房,这是好事儿吧?高消费是美好生活的进阶态吧?但毕竟西方国家,尤其是美丽国的贫富两极撕裂看着太吓人了。前车之鉴不可不防。高尔夫也成为了大众口诛笔伐的对象。而且恶性循环中的高尔夫现在确实也越来越贵,越来越像个正经的高消费了,也难免被当成典型推上祭坛,这就是宿命。

所以,疫情下的一些球场停止营业,也并不是因为高尔夫不安全,毕竟至今还没有听说过在高尔夫球场感染新冠的。更多的原因可能还是,高尔夫已经被贴上了只能服务少数人的稀缺昂贵标签。万一有人认为,高尔夫对现在大多数身处困境的公众来说,太遥远,太美好,太可气了,怎么办?这甚至被认为是对球场的一种保护措施。

十几年前我在微博推广青少年“第一发球台”的九大核心价值观的时候,被某网友留言批评,说这是故弄玄虚,打“斗地主”也可以获得这些所谓的价值观。我想这位网友的这个观点现在抛出来,一定比那时候更有市场了。确实,现在的高尔夫比多年前贵得离谱,球童小费都已经从一百涨到三百了,我所在的那个俱乐部的年费今年又涨了20%,达到了惊世骇俗的2.75万。以至于我时常在想,是不是该给高尔夫这个费钱的爱好找找替代品了。

时代的一粒沙,放在每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不一定是斗地主,血战到底和德扑也可以考虑吧,高尔夫替代方案的研究可以提上日程了。下一期专栏我将详细展开(未完待续)。

重返美巡赛!窦泽成加冕光辉国际三冠王,与袁也淳包揽本周冠亚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